卡咪萨麻

脑洞【突如其来】

【脑洞】江澄×原创女主
大纲,完全大纲,知道自己不会写,就把人物设定发出来,玩玩。
『人物设定』
姓名:蓝诺
字:    愿芝
武器:玉笛[喃语]
            剑[雾月](后期没什么用)
身世:父亲眉山虞氏前宗主的第一大弟子,母亲姑苏蓝氏前宗主的妹妹(也就是蓝启仁的妹妹),同时深得江家前宗主夫人虞紫鸢喜爱。
六岁之前名唤“虞诺”,丰衣足食,与爹娘兄长一起过着幸福的日子,六岁那年父亲惨死于温家人手下(死在温家人手下是后来知道的),与娘亲和兄长迁到姑苏蓝氏住,改名“蓝诺”。
不久之后碰到了来此地学习的江澄一行人,因自小对江澄有所耳闻,所以一直想方设法靠近,竟渐渐产生奇怪的情愫。
每两个月都会回一次眉山虞氏玩。
—在这之前一直过得很幸福(除了父亲惨死)—
温家烧毁蓝家时,正是准备去眉山虞氏玩的前几天,娘亲提前去做准备,不在蓝家。
兄长替蓝启仁挡了一剑,伤到致命部位,当场毙命。
自己和王玲娇打时被敢来帮忙的温逐流化丹,从此没有灵力,修为全废,因为身心收到了巨大的创伤,晕厥了好几天。
醒来之后,“眼中再也没有充满了好奇地光”,身子一日不如一日,只能终日卧床休息。
温晁在烧毁蓝家时看上了她,要求蓝家将这个“废人”赠与他,替蓝家分担压力,否则再烧一次蓝家也是可以的。蓝诺知道之后,留了字条离家出走,称“不愿意再因为自己的种种原因连累蓝家”,蓝诺母亲哭瞎了眼睛。【同时,江家全灭】
蓝诺在外漂泊流浪一阵儿,被温晁抓住了,带回了温家。温晁寻欢作乐侮辱了她一番,将她丢在房间,王玲娇心生嫉妒,将温家禁药“丹黑”喂到她嘴中,并将她扔进了夷陵乱葬岗。【此时,魏无羡已经被扔进乱葬岗周余】
(丹黑:温家禁药,药丹内封印着一个可怕的杀人鬼,是温家祖先温卯抓住并封印的。凡是吃下药丹的人从未活过三天,都会因为体内突然增加的一个灵魂痛苦而死,死后丹黑会奇怪的回到温家的药盒之中。传说能够控制丹黑的人会像死尸一样,具体效果参考温宁。)
在乱葬岗感受着万蚁噬骨之痛的蓝诺会被魏无羡还有一个叫做温倩(温情和温宁的表姐)的抱着一个两三岁孩子(小爱,后来跟了蓝诺自己起的“南夭绍”的姓,叫“南小爱”)的女人救起,总之就是活下来了,然后学会了御尸,并且会控制丹黑。从此更名为南夭绍。
三个月后,魏无羡大杀特杀温家人和温晁温逐流时,杀掉了温家派来的援兵,与江澄时隔许久再见面。
射日之战结束,同江澄回到蓝家看望娘亲,母女两抱头痛哭。
—本来以为辛苦到这里就结束了,没想到还有更苦的—
在人们开始猜忌魏无羡时,与温倩一起出去夜猎帮助周围的居民,被江澄碰见。
血洗不夜城时与温倩二人都不在夷陵,所以赶到时魏无羡已经决定毁掉阴虎符,被命令带着南小爱和陈情逃跑。
温倩被半路追来的金家人干掉,南小爱也被金光瑶无意推下悬崖。【同时,魏无羡被百鬼反噬,死。】
继续逃亡,快被追兵追到时碰到庆功宴上的江澄,被救下。表明心意,表示“希望下次见面时江宗主能给我答案”。将陈情交给江澄。
被金家的追兵抓住,江澄知道后觉得金光瑶有可能会对她不利,便通知了蓝家蓝启仁蓝曦臣来提人。
终被蓝启仁带回蓝家关禁闭,罚打20次戒鞭,关禁闭15年。在受罚期间因受不了痛苦丹黑一度失控暴走,被来参加清谈会的江澄安抚。再次更名为蓝诺。
关禁闭期间一度消沉,蓝母知道女儿对江澄的心意,拜托江澄看望她。江澄秘密看望,被蓝诺发现但是没有揭穿,唱虞紫鸢曾经唱给江澄的童谣给江澄听,两人感情更好。蓝诺也不再消沉,性格逐渐恢复,身体渐渐好起来。
在魏无羡和蓝忘机准备查金光瑶时,魏无羡向蓝曦臣借出了蓝诺。江澄再次来看望蓝诺时,蓝诺与江澄交谈,江澄告诉蓝诺他的心意,两人约定禁闭期满蓝诺嫁入江家。
在乱葬岗和被阴虎符控制的死尸缠斗时,蓝诺召出丹黑杀出重围,寻找正在使用阴虎符的金光瑶,结果在战斗中丹黑被阴虎符吸收,蓝诺身体受重创,阴虎符破碎。蓝诺被抓走。
在金家蓝诺遇到长大后的南小爱,询问后发现她已经忘了以前的事情。金光瑶告诉她想当初他救下了坠崖的南小爱,调查她的背景后发现她竟然也是金光善的私生女,所以给她改名金光爱,十三年来一直多加照顾。
观音庙一战金光瑶带去了蓝诺和金光爱。金光爱在期间恢复了记忆,蓝诺与江澄再次相遇,心疼江澄的伤和经历。
一切平息之后,蓝诺因功赦免禁闭,搬到云梦,但是还没有与江澄大婚。她派金光爱留在金家帮助刚刚上位的金凌,蓝母与金光爱相见恨晚结成忘年交,遂跟着金光爱去到金家,美其名曰“解解闷”。
金家事件平息后,江澄与蓝诺大婚,更名江诺。三个月后怀孕,后诞下一对龙凤胎,分别唤江皓,江绵。
最后,在江皓江绵15岁那年,眉山虞氏爆发动乱,江家在平定动乱时,蓝诺替江澄挡下致命一击,卒。
—end—


【双黑】突如其来的脑洞

* ooc预警
*只是脑洞不喜勿喷 写的也是乱七八糟(自暴自弃)
—征文预告—
“来同学们,我们拉旁边班的歌好不好?”
太宰治盘腿坐在地上,鸢色的眼睛里满是笑意,目光有意无意地瞥着正对着自己训练的班级。
中原中也背对太宰坐着,看着自己的的学生嬉戏打闹,好像没有休息到这边。
“好~”在炎炎烈日下站了一个下午的学生们自然是求之不得,一个个都坐直了身子,转身看向旁边的国木田独步。
中原中也微微偏过头来,不知是不是刻意。
“喂,太宰…休息的时候就好好休息,老是拉歌的话休息就不是休息了…”
国木田独步别过头去不看自己班同学期待的眼神,厉声道。
“啊~但是练了这么久,我们应该有点娱乐活动不是吗?”
太宰治一脸的委屈巴巴,脸上的笑意不减。
中原中也坐直了身子,转过了身来。
“教官,我们…”国木田班的同学似乎想要说什么,却被国木田的眼神逼了回去。
国木田独步转过头,将目光重新落在自己的本子上:“别想了,我还要好好保养我的嗓子呢…”
“哎~”坐着的同学一片哀叹。
中原中也微松了一口气,准备转过身去。
“教官,我们拉我们前面的班歌不行吗?”几个注意到中原中也得小动作很久的女生大声提议道,脸上满是期待和…奇怪的绯红。
同学中似乎有明白了什么的窃笑声。
被点名的中原中也感受到了自己背后突然光明正大起来的炽热的目光,不得不偏过头去,一副“怎么会找上我”的表情:“啊?”
“哎~但是我不想和这个蛞蝓拉歌哦!”太宰治笑眯了眼,脸上是藏不住的嫌(tiao)弃(xi)。
“嘁,说的好像我很想和你拉歌似的。”中原中也扶正了帽子,不顾身后同学八卦的目光,站起身来,“哦对了,哒宰…”
“怎么了,chuya~”太宰注意到中原中也用了对自己的爱称,也笑眯眯地回应道。
“这个场地我们一分为二吧!”中原中也用手笔画了一下,目光并没有对上太宰的眼睛,“否则待会儿练习三大步伐的时候有些不方便。”
“好啊~”太宰·中也说什么就是什么·治也站起了身子,活动活动自己的身体,“那中也要挑哪一边呢?”
“这边。”中也毫不犹豫的指了靠近国木田独步的那一边,“你要另一边好了,反正都一样。”
“行吧…”太宰的话还没有说完,开始训练的哨声已经吹响了,将他后半句的话震碎在了空气中。
一直盯着他的中原中也通过他的口型自然是知道了他说的话,耳朵不自然地一红。
—学生之间小声地逼逼—
A:“哎,你们说我们教官为什么要换场地啊?我觉得我们在这里练就可以了。”
B:“你没看出来吗?我们教官那准是吃醋了…太宰教官和国木田教官互动了一天了,又是拉歌又是聊天…我们教官能不吃醋吗?”
“Yoooo~”
C:“哎?你们看见没有握艹!”
A:“怎么了怎么了?”
C:“刚刚太宰教官…我们教官…一个wink…”
B:“我去真的假的!我怎么没注意…”
D:“刚刚太宰教官还给我们教官说了‘自然是都要听你的了宝贝’这句话,不过被哨音给掩盖过去了…”
“我……………Yoooooooo”

镇魂同人‖特调处不只生产gay,还生产百合

文笔渣,学生党,以前没有接触过这方面的文章,突然很想写。
私设有:祝红没有当选什么亚兽族的族长,特调处依旧在光明路四号。背景设定至于是原著还是剧版我也搞不大清楚,对本篇没有什么大影响。哦,对,沈巍和赵云澜还活着。
人物属于p大,ooc属于我
西皮:祝红×贺兰(原创)
            沈巍×赵云澜
            楚恕之×郭长城

天黑了好一阵儿了,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就那么孤零零地黑着,有些可怜。
光明路四号点着昏暗的黄色灯光,老李正专心致志地刻着骨雕,细碎的骨粉在空中缓缓地飞舞着。
“啊~”祝红伸了一个懒腰,扭动着脖子,看了看四周飘来飘去的鬼魂,又重新将目光落在桌子上摊开的书上。泛黄的书页上是带着淡淡墨香的文字,正低声吟诵着遥远的故事。
“浮生玉环…”祝红低喃,漂亮的睫毛轻轻颤动,目光落在书页最上面的一行,放大加粗的词语上,“是个什么东西啊?”
“咚咚咚,咚咚咚”-正想接着读下去,就听到沉闷的敲门声,祝红有些恼怒地将书合上,向准备去查看是谁的老李摆了摆手,拖着自己长长的尾巴,准备给这个半夜打扰自己看书的家伙一个下马威。
“嘎吱——”厚重的大门缓缓打开,发出不满的呻吟声,祝红探出半个身子,想看看究竟是哪个不长眼的大半夜来特调处。
“你是?”但是当看到眼前一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小姑娘之后,祝红只好眨眨眼睛,不知道该怎么办。
“您好,我是贺兰。”眼前的长发美人俏皮地眨了眨眼睛,将手中的一张纸递给了祝红,“这是我的通知书,要我今晚这个时候到光明路四号的特调处报道。”
祝红半信半疑地接过女孩手中的通知书,仔细辨认了一下真伪,然后才得出空来打量眼前的女孩。女孩看起来也就二十刚出头,头发长的夺目——一直留到了脚踝,一双眼睛又大又明亮,好像装进去一轮明月,扑闪扑闪地发着清冷的光,宛如一个从古代画卷中走出来的美人。
“赵云澜这个智障,他是不是忘了今晚他不值班…”祝红心里嘟嘟囔囔,却还是冲女孩招了招手,冷声道,“进来吧!”
“赵处不在…啊!”贺兰跟着祝红走进特调处,刚准备问一下自己领导的行踪,就一个不小心被祝红的尾巴绊了一跤。当回过神来查看看到祝红的尾巴时,脸色瞬间一白,刹那间仿佛所有的血色都褪尽了。
祝红轻笑了一声,将尾巴慢慢收了回来,变成了穿着高跟鞋的双腿,然后笑眯眯地看着她:“不好意思,没把你吓坏吧!”
“没事前辈,”不知为什么贺兰的恢复能力极强——少说也是郭长城的十倍多,在看到祝红尾巴变人腿后没有吓晕过去,而是重新站直了身子,虽然看起来脸色还是苍白,但是依旧笑着回答,“前辈你是妖族啊?”
“…是,”祝红看到贺兰似乎没有再被吓到,自讨没趣,转身坐回自己的办公桌前,手指轻轻抚摸着老旧的书皮,漂亮的眸子瞟了一眼正在一边好奇地东张西望的贺兰,“还有…以后不要前辈前辈的叫我…”
“那…该怎么称呼?”贺·好奇宝宝·兰收回目光,与祝红四目相对。
一瞬间,祝红突然感觉一阵清冷的风儿吹过,不知挂在哪处的风铃叮叮当当地响了一阵儿,她仿佛站在一潭清澈的泉水前,可以看清水底的细沙和游鱼。
“前辈?”贺兰轻轻晃了晃祝红的肩膀。
“哎?”祝红猛的回过神来,看到贺兰眉眼弯弯,不顾心脏一阵儿猛跳,急忙拉开了和贺兰的距离,“啊…我叫祝红,你叫我红姐就可以了。”
“是,红姐。”贺兰嘴角噙着笑,好像听到了什么好玩的笑话。
“这么好玩嘛我的名字?还是你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祝红有些炸毛地看着贺兰在原地笑弯了眉眼。
“并不是~”贺兰自来熟地拉近了自己和祝红的距离,水汪汪的眼睛直直地盯着祝红如打磨过的黑宝石一般耀眼的眸子,“只是觉得红姐很好看。”
好嘛!
祝红老脸一红,也笑了。
赵云澜倒是找来一个撩妹高手。
—tbc—
梦梦有话说: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文笔太渣的原因,这一章写的有些奇怪,也许大家感觉起来祝红对贺兰有特殊感情,但是并不是哦(至少这一章还没有)。这一章只是想单纯的表达一种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的感情——也就是“贺兰很漂亮”这件事。
萌新报道,多多指教。